主页 > 竞技地理 >拥有3800万50+会员,全世界最大的非营利组织AARP >
2020-07-11 浏览量:256 点赞:721 收藏:323

1916年,在安卓斯(Ethal Percy Andrus)32岁的那一年,她被任命为南加州洛杉矶地区林肯高中的校长,成为加州第一位女性公立学校校长。

加州第一位女性公立学校校长,想法新颖作风不凡

这个学校校长并不好当,它处在洛杉矶相对贫困的地区,原本就资源稀缺,学生多来自移民家庭,在家讲的母语高达32种,从西班牙语、义大利语、俄罗斯语到广东话。

安卓斯女士在这个学校当了28年校长,彻底扭转了这个学校的样貌,她除了专注在教育,更把围墙外文化多元的邻近社区变成学校教育难能可贵的资源。透过当时还没人听过的「社区服务」这种新观念,她让高中运动员去带领社区里的孩子打球、运动,帮助他们消耗了青少年时期过剩的体力和精力,更因此学习到「被需要」和「奉献」的重要人生课程;她也在夜间开放学校,邀请周边的小商家业主和多为蓝领阶级的父母到学校来,透过同侪学习的方式,分享彼此的工作技能并因此学得新知,共同构筑美国梦。

在她的领导下,社区里的青少年犯罪减少了,学校的学习风气提升了,社区居民成了学校最有力的后援。而她一边治校,一边努力求学,在44岁那一年拿到硕士、两年后取得博士学位。

就在这时候,她的母亲得了重病,许多人现在需要因为照顾家人而离职,在六七十年前,这更是常态,就算是校长,就算她有博士学位,母亲生病了,能够照顾母亲的也只有安卓斯,所以她放下一切,离职回家照顾母亲。

照顾母亲心得:「老人最需要的是生命的意义、尊严和自信」

所幸母亲在她的悉心照顾下病情好转,但因为这个经验,安卓斯从母亲的身上了解到:其实老人家和青少年的需求在很多方面是很类似的,他们都希望活得有尊严、希望感觉到被需要,希望被认真地当成一个成人来对待;母亲更提醒她:老人最需要的是生命的意义、尊严和自信(purpose, dignity and self-respect)。

因为母亲病情好转,安卓斯开始利用闲暇出门,担任加州退休教师协会的志工,主要是负责探视退休的老师并陪伴她们。

有一天她从一个杂货店老闆哪里听说,附近有个看上去是受过教育的老太太,却经常一身敝屣地来要食物、老花眼镜或家中的日用品等,安卓斯就决定去探视她。

她走到地址所在地,一直叫门却不见有人出来回应,反而是邻居跟她说,后院有人住,直接去看看好了!当她走到后院,只看到一个完全无窗的小鸡舍矗立在眼前,而出来应门的正是那一身敝屣的老太太!

奉献一辈子作育英才无数的老师,退休后却住在无窗鸡舍里…

更让安卓斯惊讶的是,这个老太太其实是一位退休老师,因为被骗所以赔光了自己的积蓄,只能住在这种地方,靠每月微薄的退休年金过着贫病交迫、孤苦无依的日子。

「难道这就是一个花了一辈子教育我们的孩子、为我们的孩子付出所有的人,人生的下场?!」

这件事带给安卓斯的冲击太大了!她相信自己一定得为他们做点什幺,首先就是让他们拥有医疗保险,让他们病了能够看得起医生!然后要帮助他们具备基本的理财概念,不要轻易被骗,以免一生心血付诸流水!

当时全美都还没有提供给65岁以上人士的老年联邦医疗保险(Madicare),也没有任何提供给中低收入者的社福类型医疗保险;想要买医疗保险,只能向商业保险公司购买,以这位女士的状况,根本不会有保险公司愿意加保她。

但拥有平价且可信赖的医疗保险对于退休教师十分重要,因此安卓斯决心要为他们争取。 她整整跑了42家保险公司,敲了一扇又一扇的门,都被拒绝,因为在商业逻辑下,没有保险公司愿意做这种赔钱的生意;最后她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小型保险公司,愿意为退休教师提供医疗保险。安卓斯因此在1947年,她63岁时成立了全国性的美国退休教师协会(AART),透过协会来提供会员们需要的医疗保障。而美国联邦所提供的的老人医疗保险,则在九年后,1956年才终于上路。

74岁创办AARP,为所有专业人士争取合理的医疗保障

但除了老师,也有很多的退休人士需要平价而优质的医疗保险,他们都来找安卓斯,希望她帮忙,因此她在1958年,成立了美国退休人士协会,并将教师协会纳入其中成为一个分支,这就是AARP(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ople)的由来,这发生在70年前,那一年安卓斯74岁。

这位前校长看到了问题,但她不上街头,不向任何人抱怨或抗议,而是自己捲起袖子想方设法,帮别人和自己了解决问题,还因此创建了全世界最大的会员组织,这位了不起的女性,就是AARP的创办人艾索.波西.安卓斯博士(Dr. Ethal Percy Andrus)。

AARP是全世界最大的社团组织,非营利、跨党派、拥有将近3,800万会员,而且大部分是50岁以上人士。3,800万是怎样的一个概念?除了比台湾2,300万的总人口还多之外,如果AARP的会员都住在同一个都会区,那它将名列世界第二大城,其人口数仅次于全球第一大城巴西圣保罗的3,900万,比现在排名第二的大东京都会区的3,680万还高。

怎幺可能拥有这幺多的会员?AARP为他们做什幺?

说到这个,得谈谈美国的一个笑话:通常50岁生日过后不久,你就会收到AARP寄来的信函,恭喜你迈入50大关并邀请你成为会员;想当然尔,大部分人当下的反应是看都不看就直接丢掉,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竟然已经进入「知天命之年」的事实。这样的状况通常会持续两三年,忽然有一天再打开信,发现里头的好康A还真不少,从旅游行程到平价医疗保险等;然后,慢慢接受甚至开始享受成为AARP会员带来的种种好处。

拥有3800万50+会员,全世界最大的非营利组织AARP Photo Credit:American Advisors Group@Flickr CC BY SA 2.0总是开风气之先,创新的DNA早就在AARP骨子里

从创办之初,AARP就是在替退休人士争取医疗保障和进行理财教育,慢慢地发展成为中高龄人士争取权益并为他们解决问题。即便他们现在不再只针对退休人士,即便他们已经发展成全世界最大的非营利组织,甚至将AARP的RP定位成Real Possibilities——实践的可能,目的在帮助任何人活得更久、更好、更健康,他们也没有忘记安卓斯博士以她一生行谊所树立的典範和创办的宗旨,永远走在时代的前端,为需要的人争取权益。

此外,AARP除了继续提供优质平价的保险给退休族群,也尽力满足他们其他方面的各式需求,例如退休人士都很喜欢旅行,因此提供旅游也是AARP重要的服务项目之一。

另一方面,AARP也是一个重要的中高龄政策倡议和游说组织,挟着3,800万会员的雄厚实力,他们在美国是可以引导高龄政策、与议员和政府官员进行政策建议与对话的重要幕僚组织和游说团体。

近年来,当然也有一些组织变大后造成的问题,但对于美国许多中高龄人士来说,AARP依然是一个重要的存在。至少AARP是少数持续且积极去争取中高龄者权益、化解高龄歧视、倡议中高龄就业等议题的组织。

AARP首位女性CEO詹金斯,首度来台

四月下旬,台湾高龄界即将迎来一位重量级人士——首次到访台湾的AARP CEO乔.安.詹金斯(Jo Ann Jenkins)女士。

詹金斯是AARP成立70年来第一位女性首席执行长。基层公务员出身的她,在国会图书馆退休后转到AARP相关组织任职,并于2014年接掌执行长。

她上任后,积极推动转变AARP的品牌形象,希望AARP能更和现在这一群战后婴儿潮的新一代老人及时代接轨,更能代表他们的需求和想望;她相信,长者的形象已经转变,AARP也需要与时俱进才行。

因此她在2016年出版了"Disrupt Aging"这本书,就是要「颠覆年龄想像」,用更正向的思维和案例,让社会大众知道:这一代的退休族群早已和以前不一样,我们再也不能用原来的想法和社会框架去对应或设计他们的需求。


活动讯息

Disrupt Aging一书,繁体中文版书名为:《50+好好:颠覆年龄新主张》,由天下文化出版。她预计4月26–27日造访台湾,在台北和台中两地进行多场公开的演讲和签书行程。

4月26日(四)台北场活动资讯4月27日(五)台中场点此报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