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聚焦领域 >我的问题比宇宙还大:《他妈的十七岁》 >
2020-07-10 浏览量:852 点赞:352 收藏:810

我的问题比宇宙还大:《他妈的十七岁》

  从编剧起家的凯莉‧弗莱蒙‧克雷格 (Kelly Fremon Craig),其第一部自编自导的长片《他妈的十七岁》(The Edge of Seventeen)就豔惊四座,不但拿下纽约、佛罗里达影评人协会的最佳首部电影,也让将青春期女主角诠释地浑然天成的海莉‧史坦菲德(Hailee Steinfeld)提名2016金球奖歌舞喜剧类最佳女主角之列。

  怎样的一部所谓「YA」(Young Adult)电影可以在校园青春喜剧如林之中,仍能脱颖而出,满足已熟悉此类剧情公式的观众们,对于耳目一新的高标渴求?《他妈的十七岁》的人物对白精采绝妙、对角色心理的刻划贴切细腻、该有的笑点也不失格调,让每一位曾经走过或正在经历青春期的观影者忍不住内心疾呼:「对呀!这就是我的故事!」而当你在电影中一步一步探寻自己的影子时,这部片已经正式俘虏了你。

我的问题比宇宙还大:《他妈的十七岁》

There are two types of people in the world: The people who naturally excel at life.

And the people who hope all those people die in a big explosion.

「世界上有两种人:第一种人生来就是做什幺事都顺利的人生胜利组;第二种人则希望第一种人全都在大爆炸中阵亡。」

  电影一开始藉女主角纳丁的伶牙俐齿,道出这个以「温拿」/「鲁蛇」二分法的二元对立世界荒谬残酷的现象,而纳丁说的第一种人是她那帅气人缘好的哥哥;第二种人,是她自己。纳丁从小就没什幺朋友,她也对讨好同侪这类社交行为嗤之以鼻,好似她的脑袋天线和别人永远不会有相同的频率,只有唯一的闺蜜克莉丝塔懂得与自己交心。


  自从目睹疼爱自己的父亲意外过世后,纳丁更有如刺猬般「扎」人不眨眼,而好闺蜜竟与纳丁讨厌的胜利组哥哥开始交往,有什幺能比被唯一的盟友背叛更备受侵辱?在青春期社交丛林孤立无援的纳丁,只好向历史老师(Woody Harrelson饰演)大吐苦水,接受满满负能量的老师却能慧黠幽默地应对,以针锋相对之名行疗癒之实,乃《他妈的十七岁》另一强大亮点。


  但是,如果《他妈的十七岁》只停留在让观众看着女主角如何厌世地反抗人生,或是那些逗趣横生却也无关痛痒的情节,那本片将不过是溺于平庸之流。

我的问题比宇宙还大:《他妈的十七岁》


  所幸,《他妈的十七岁》所要传递的讯息并非青春期恼人的情绪如何滞留,亦非阐述「天下没有不能解决的事情。」、「退一步海阔天空。」等等大道理。而是经由「放大」纳丁遭遇的种种难题,使我们看到青春期的问题可以主观上比宇宙还要大,而且少男少女们不是执意要夸大其辞,而是真正地感受着这样强烈起落的思绪。


  那幺已然度过那段微妙岁月的我们,难道就能自信坦然地宣告,自己足够成熟以处理生活中的大小事了吗?更使我们心虚的质问是,现在的我们就能从容有度地处理自己的种种情绪?而面对这些问题,有个可爱的现实是:我们还是可能因为一张为了接送孩子临停红线的罚单而怒火中烧,并大肆向身边亲朋好友们抱怨一番啊!那幺年龄上的过渡与超越,就等同于自己已从那个神经紧绷、爱小题大作的少年(女)时的自己毕业了吗?因为好不容易走过了「他妈的十七岁」,接着就面临下一个他妈的十八岁、二十二岁、三十岁了。不论是身处哪个阶段的人生,都充斥着比宇宙还要巨大的疑难杂症,而且无一能跳级免修。


  在《他妈的十七岁》中,我们会看到青少年承受的压力与带来的风暴,也能看到其实生活中许多挫折皆来自于太过迷恋自己喜欢的想像,当然,纳丁的哥哥、母亲、闺蜜,其实也都各自挣扎。


  这部电影于2016年底时就在美国上映,台湾片商也发行了DVD:《最佳闺蜜》。但我喜欢金马奇幻影展登的中译片名《他妈的十七岁》,这样有点歇斯底里的宣洩,正透露出原文片名The Edge of Seventeen中「边缘」的概念,献给那个某个程度上不论是在情绪、人际、自我对话中,都离不开边缘的我们。

电影资讯

《他妈的十七岁》(The Edge of Seventeen)-Kelly Fremon Craig,2017

图片出处:Golden Horse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