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聚焦领域 >孙伯坚牧师追思 世上最后一场布道 >
2020-07-02 浏览量:158 点赞:210 收藏:243

资深艺人孙伯坚牧师九月12日晚间22时53分,因肺炎併发多重器官衰竭安息主怀,享寿85岁。他的追思暨安厝礼拜,订于十月8日上午在天品山庄举行,会中由孙伯坚牧师自己证道「天堂是真实的」,透过他生前见证自己曾经因为胆结石手术被提到天上的经历;另还有赖国新牧师祈祷、高梦光牧师读经、许德仁牧师和龟山教会、花莲葡萄园诗班等分别献诗,以及张仲湖牧师的勉励。他的女儿孙明莹表示,希望这是父亲在世上最后一场布道会。

离世前美好的见证

孙明莹表示,父亲住院的时候,许多弟兄姊妹为他祷告。父亲最后几天昏迷不醒,有位弟兄为她父亲祷告的时候,看见神荣耀的接父亲回天家,而且有很多天使迎接。父亲后来器官衰竭,全身水肿得非常严重,当她和母亲晚上送弟兄姊妹回去后,不到十分钟,护士叫她们赶快进去见最后一面,没想到父亲身上所有的水肿都完全消失,脸上平静安祥、充满荣光、没有痛苦的离开,像睡着的人一样,连护士都惊奇的说不出话来。她相信父亲卸了世上的劳苦,已经到天父那里去,就在他最后离开的这几分钟,神给他们美好的印证。

她说,父母近五、六年已近半退休,偶尔弟兄姊妹邀请短讲才会前去。目前她的母亲身体尚好,她也谢谢大家对他们的关心。

以下是她追念父亲的生平全文:

家父生于民国21年1月2日,出生在军人世家。幼年童年时期因逢战乱年代,过的十分艰苦。有一天在学校上课,突然的空袭爆炸,使得家父有家归不得,跟着老师成了流亡学生,顶替别人的名字加入部队来到台湾,家父常说他是国家把他养大的。

在10多年的军旅生活中,他曾打过古宁头大捷,也曾3度被推入太平间,又奇蹟似的活过来。民国43年,在一次部队休息时,无意间以碗筷敲打节奏,而创立了台湾军中第一个克难乐队并担任队长,从此开始了音乐表演生涯。一次在丰原的演出,意外认识了家母黄小冬,而后不论在事业上及家庭上都成为家父不可或缺的好伙伴、好伴侣。

从民国43年到民国50年家父退伍前,他们先后在老蒋总统蒋公面前献唱7次,在小蒋总统经国先生面前演出更是不计其数。民国50年政府提倡国军自谋生活退伍,家父毅然决然的签字响应,退伍时全身只有台币30元,孑然一身的离开部队;而后加入蓝天康乐队、国联电影公司、日新歌厅从事演艺工作。
民国51年台湾电视台开播,第一个综艺节目演唱的第一首歌,就是家父与家母代表演出。民国52年与家母黄小冬结婚,同年家父因支气管破裂吐血住院,当时医生宣判家父生命,最多一年就要结束。在家庭生计困苦,饱受病痛折磨之时,因着家母的带领,及教会弟兄姊妹的爱心探访照顾,家父认识了神,受洗成为基督徒,神彰显医治大能拯救了家父的生命,之后家父家母在事业上大大蒙神眷顾。在民国58年创立了以家母为名的『小冬综合艺术团』,开始了台湾各地劳军活动,及世界各地宣扬台湾、宣慰侨胞的巡迴公演,先后走访了日本、韩国、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香港、美国、加拿大等20多个国家城市。

从红极一时到跌落低谷回转向神

神让家父家母红极一时,名利双收,在当年就拥有上亿的财产。在民国66年事业最顶峰,如日中天之时,更跨足全然不懂的饭店业,在家母的故乡–丰原,独资建立高尔夫大饭店,最终蒙神管教,散尽家产失败收场。

「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家父家母再次学会谦卑在神的面前,彻底悔改。在民国73年因神的感动呼召,家父家母洗净铅华,全心全意献身为主工作,创办了「号角福音综合艺术团」,开始了宣教事工,不再为钱为名而唱,而是为神而唱。民国91年家父因胆结石开刀,被神提到天堂经历美好见证,回来后因着神的应许应证,前往非洲为主做福音事工,晚年家父虽然年迈,但依旧退而不休,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传讲福音。

民国105年6月30日清晨,因肺部无法呼吸入院,住进加护病房经历插管、电击、输血、癫痫、气切手术,在医院二个多月的住院期间,家父虽然病痛缠身,依旧不忘向医护人员传福音。于民国105年9月12日晚间22时53分因肺炎併发多重器官衰竭安息主怀,享寿85岁。

30多年到大街小巷六千场布道

从民国73年至今30多年来,将近6000场的布道事工,是家父最开心的人生岁月。虽然初期许多人、许多教会抱持着不接受怀疑的眼光看待这样的服事方式,一度让家父家母感到难过灰心,但家父家母持守神给他们的呼召,从大街到小巷,从教会到庙口,从学校到工厂,从山区到渔港,从军中到监狱、老人院、育幼院及精神病院。更从国内到国外,大陆、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香港、美国、加拿大、法国、荷兰、西班牙、南非等30多个国家城市。决志得救人数不计其数,搭配服事的同工更有多位成为牧师、传道、师母。

提摩太后书四章6-7节说:「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己经守住了。」一路走来有太多太多的美好见证,如云彩般无法细数。家父已经息了在地上的劳苦愁烦,身体病痛,回到那荣耀美好无比的家。虽有我们仍然有许多不捨,但我知道爸爸一直都在,从未离开。他活在我们的身边,活在我们的心里,活在我们的脑海里,更活在我们满满地回忆里。他不是最完美的丈夫,但他是家母最依赖的牵手,最有默契的伙伴。他不是最完美的父亲,但他是我这一生最棒的朋友,最疼我爱我的男人。老爸,我们真的好想你好爱你,我们盼望并确信有一天我们会回家再团聚,直到那日来临前,我们会好好持守神的诫命,勇敢地笑着走完这世上的旅程,再见,期待再相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